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自己想看自己写的文

发现

没了

重写

忘记了


……


预告 长生

长生之途,故人皆远。

消失了很久吧

现在状态蛮好
就是工作忙到飞起_(:з」∠)_

我大概是四副圈的

写车担当?

好吧,是发刀担当

老文重发

我也不知道这篇文我写了啥见不得人的

涉及CP
一八
四副
微九五

看好在点链接
一楼走起

过生日的愿望是有江雪ԅ(¯ㅂ¯ԅ)

两世情劫 六 序

一八出场依旧少
但是好歹出场了(我怎么有脸说)

一八的部分写的很迷,估计只有我自己体会得到吧(对不起我就是个废物点心。)

下章估计就有人要领盒饭了。ԅ(¯ㅂ¯ԅ)

不嫌弃的话,走起


“张启山。”

尹新月衣衫凌乱,呼吸的十分急促的出现在他面前。
张启山虽不喜此女,但也看的出这时她处于十分惊恐的状态。他叹了口气,取了件衣物为她披上,又倒上了热热的茶水。
“出了什么事。”

尹新月把自己埋在衣物间,许久才说道。
“有妖物。”
“齐铁嘴在养妖物”尹新月用一双泛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张启山苦苦哀求道
“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新月饭店可以让你在任何一个地方重新起来,启山,我们走吧。”

“又或者”尹新月一把扑上来抓紧了张启山的衣服“杀了她,杀了他们。”
“张启山!”声音猛地拔高“那可是妖怪!”
“你不是长沙的布防官吗”

张启山迈入了铺子,这里他很熟悉。
在他默默无闻的时候就经常来这里,很熟练的来到了后院。

那个人,就那样在小院子里煮着药,优哉游哉的扇着蒲扇。

“那孩子会伤到你吗。”
“不会。”
“……你知道吧。”

“是的,佛爷,我都懂啊。”齐铁嘴站起来锤了锤腰“来搭把手,让我闺女把药喝了,我就和你们走。”


张易之趴在楼上看着自家便宜老爹带着齐八爷回了家。
他怀里还抱着个小姑娘,她一抬脸,就看见一双碧绿的眸子泛着光。

“霍,看不出来啊,老头真是个情种啊,这么危险的人也敢往家领,真是十分信任啊。”
后面的张日山听到自家小少爷口没遮拦的吐槽自家上司不由得感慨要是佛爷听到了非的又一个二十公里起步。

“只是啊。”少年托着腮道“他俩是心意相通,旁的可就难受啦。”

就在楼上的另一端,阴暗中的尹新月苍白了一张脸。

新月饭店,历经几代,在这个风云动荡的年代,在各方势力交杂的,信息情报汇聚的北平站住了脚跟。
加上尹新月是家中独女,容貌姣好。

这就是她纵横于世间的资本。

凭借着这样的资本和手段,没有什么是她所不能得到的。
她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那一日,她被裘得考的手下请到了小巷。
她亲眼看到了,那个小姑娘以压倒性的实力撕碎了数名大汉。那双墨绿的眼睛自己时,说不杀自己时,毫无波澜。

谁会对蝼蚁的死活上心呢?

她本以为,就仅凭自己是女子这一点,齐铁嘴就没法和自己争。
可是呐,现下都没有用了。

她飞奔在街上,直到跑不动,肺部剧烈的疼痛,她不断的咳嗽着,鼻涕和眼泪流了一脸。
突然的,她安静了下来,“我好爱你啊。”这样的喃喃道。

“可我得不到你,我好痛苦。”
“我……不要痛苦了,我要结束这一切。”



对于尹新月,真的都是因为剧情需要
我没黑也没洗白。
认真脸。

lofte岀了打赏……

你在也不是当年大明湖畔清风明月的老福特了

两世情劫 序 五

失踪人口努力回归

过渡章
真的我高估了自己,没想到铺垫了这么久,一八的戏份还是这么少。

下一章就有一八了吧

前文点头像回顾
文笔烂暴,剧情俗套


白衣人浮在长沙城上空。

只在他眼中才有的金色纹路被暗红的血雾吞噬着。

“不过是个畜牲,也敢来挑战[仙]。”

齐铁嘴觉得很心痛,但齐铁嘴不说。

在自家祖宗怼了尹小姐后,他就知道这事没完。

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小祖宗把散播张启山娶老婆这种桃色新闻的北平饭店的人全都弄晕了,码起了放在正北路的大门前。

还顺带在美国商会前也垒了一个。

“……小祖宗啊,不能这么搞啊。”
虽然暗地里的舌头探子都被拔了个精光,但这样赤裸裸的明示,幕后之人不知会被激成什么样子。

自张启山从东北古楼回来后,矿山有下的陨石已成了瞒不住的秘密。
街上变多的探子并非大患,裘德考找到了通行的方法,才是最大的困难。

“虽然你找了张日山和陈皮在明面上可以糊弄过人的眼睛。可那一位很是棘手,还是幸苦你还是收敛一下喽。”

“麻烦。”小姑娘盘腿在榻上养着气“那我就不用力量了。”

“好姑娘。”齐铁嘴笑着揉了一把她的头“爹没白疼你。”

女人的天性就是逛街。
一逛起来就没带停。

一大早被丫头带了出来,近中午了还未回去,小姑娘叹了口气,踢了踢有点酸痛的腿。
她实在是不习惯用走的。

就在她百无聊赖的时候,无意间瞟到的人让他面色一沉跟了上去。

当那人飞快的拎着一个袋子往前冲的时候,突然的出现了一堵墙挡住了他的去路,他猛的调头,却看见小姑娘已经站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他,面无表情。

“十方缚妖阵。”小姑娘笑了“很是地道的阵法。可人确不见得有多地道。”

她抬手轻轻猛地往地上一拍,顿时地晃动起来,数十个黑影窜岀,她双手捏诀暴呵到

“走!”

袋子裂开,五六只黄鼬蹿了岀来,冲她吱吱的叫了两声。

“快给我走!去找狐三。”

这群小家伙点了点头,四下散开。

“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丫头看到眼前一幕,愣了愣。
随后她还是很真诚的看着这个孩子。

她不是不害怕,但她却本能的相信,这个非人的孩子不会伤害她。

她发现小姑娘不在了后匆匆追上,但却看到了这一幕。

小姑娘不费吹灰之力的用手掐断了壮汉的咽喉。
她回头,立在尸堆里,平静的看着自己。
那一双眼睛,是如兽一般的竖瞳,流转着碧绿的色彩。

“二夫人,回去吧。”
“你也回去吧。记得管好你自己的舌头。”

另一个跪坐在巷口的人,尖叫着离去。
小姑娘抬起头, 喃喃道。

“要变天了。”

天冷,无暖气暖手
无心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