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一八】 【一八游乐场】【原汁原味项目】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
巨大的OOC
硬憋的700字,请叫我短小君

背景大概是我的一篇文里齐福安偷渡佛爷的那一段
前文 灯火阑珊  链接见评论。

另:家里没网所以台词基本上都是记忆中的,反正我就是个凑数的大家包涵一下哈

求唠嗑

“其实我不愿意让你见父亲。”
张启山看着对面的孩子。

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眉目间有点老八的影子,但是对着自己的时候总是带着戾气。

“那为何还救我。”
张启山躺在一辆货轮的底层。
身下铺着防潮垫,被褥晒的软软的。
很是用心。
更费心的是能在汪家人布了这么大的一张网的时候把自己从这个局中摘了岀来。

“……”
齐福安沉默了一会开口道。
“因为他老了,你也老了。”

是啊,老啦。

他多久没见老八了?
十年还是二十年?

有半生都搭上的感觉。

他对于齐铁嘴,一直是是紧紧抓住的状态。

那年探矿山时,齐铁嘴四脚并用的吐着舌头准备溜之大吉,被自己一把吼住。
在他撒泼打滚要逃避这一趟时,自己只是把他从地上拽起来,替他整整衣服道
“八爷 ,你有才,不必过谦。”
还故作蛮横的道

“这个铜钱告诉我,你必须和我去矿山。”

那时,张启山还没意识到,想把这个人栓到腰上的感情是来自何处。

是恐惧。
是恐惧这个人的离开。

这个人事事看的透彻,拿的起放的下。
面对北平大小姐的刻意刁难时,那人随是无奈的耸肩拱手道
“老八我以后一定少来,啊,争取不来。”

走的时候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感情是个易耗品,又非是必须品。

老八这人,生性自由潇洒,远离纷争。又有在乱世立命的手段。

看不透的是自己,放不下的亦是自己。

船快到岸了。
齐福安看着一脸沉默的的张启山叹了口气。

“行啦,追忆往事到此为止吧。”
“这么多年,你要摆着一张晚娘脸去见我爹吗。”
“你们还有几个年头,你在唧唧歪歪的,你俩老头就下辈子见好了。”

张启山到了欧罗巴后的第五年,齐铁嘴走了。
那天是下午,日头暖暖的,齐铁嘴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
他把手放到张启山的面上慢慢的摩挲着。

开口道

“这位先生,真是天生的一副好相貌啊”

这是那年初遇的长沙,也是阳光正好。

他们二人,风华正茂。

评论(2)

热度(41)

  1. 一八游乐场建筑师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转载了此文字
    优秀作业选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