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一线牵 七夕贺文重发

求唠嗑( •̥́ ˍ •̀ू )

虽然是ABO的背景 但并没有任何关系ԅ(¯ㅂ¯ԅ)

双B绝恋(雾)

还采用乾元,坤泽,中庸的称呼。

因为乾元和坤泽的生理特殊性要配置特别好的医生
这个背景人人平等。只是因为乾元体力精力好,所以比常人厉害。
中庸也可以闻到味道,但不受影响。

一线牵

安逸尘漫步在小区里。

这个小区是第九研究所和当地警局的家属区,所以乾元和坤泽较多,所以他这个医学研究生便被分到这里当了一个社医。

“安医生,早上好。”
坐在轮椅上的小姑娘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后接着敲着手里的电脑。
安逸尘回以微笑,却不自觉的提提领子,在一旁坐下。

“腿最近如何?”
“你追陈师傅追的如何了?”

“……你很自然的回避了话题。”
“那看来是还没追到啊。”小姑娘撇撇嘴。

这个小区的环境很好,连早上公园里教退休的老头老太太练拳的师傅都和人小别区里的不一样。

那是个瘦高,但带点小圆脸的人。
明明是个青年却浑身散发着少年人的气息。
那天清晨,安逸尘出来晨练,看着他披着水绿的外褂,里头是白色的练功服,一套拳打下来行云流水。

自己路过时,他停手,冲自己微笑着拱拱手。

安逸尘闻到了挂着晨露的草木清香。

那是个特别的人。
如初阳一般,明亮,温暖的人。

安逸尘不由的又提了提领子。
和自己绝对不一样的人。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睡他。”

安逸尘自从遇见了这位打拳的小师傅后,经常早间来公园坐坐。便结识了一位小友。

是904栋两个乾元家的孩子,名叫齐福安。

“安医生,你看这个打拳的师傅腰上有劲身体也软,今年刚进警队,好多女孩都很想睡他哦,我可以免费提供情报让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哦。”

“小孩子不要胡闹,我对人家没意思。”

“真的吗。”
小姑娘笑的一脸的和善。
“你的眼睛,可不是那么说的,但愿你说的和你想的一样。”

彩蛋
904日常

张:“这丫头怎么这么早起去小花园。”

齐铁嘴想起昨天晚上路遇陈师傅时自己和闺女发现观其面相,他要走桃花运了。
回复道“你闺女去当喜鹊去了。”

张启山回忆了自家闺女的前科道:“她这这个搞事的性格是遗传谁?”









安逸尘在早餐摊子上遇到了那位陈师傅,他有点心虚的冲对方点点头。
而对面的人兴致勃勃的给自己安利胡辣汤配刚出锅的油条也超级好吃不亚于油条配豆浆。

安逸尘今天醒来时,发现自己以一个诡异的姿态在床上扭成一团。
手机还黑着屏,安逸尘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太阳也还未升起。
他叹了口气,闭目养起神来。
安逸尘,可笑,他在着尘世中何时安逸过。
他摸了摸自己后颈上的疤,叹了口气,起床,打开电脑。

在社区的医疗网上按照齐福安友情提供的情报,他找到了那位陈师傅的个人信息。
网上的那一张两寸照里的青年依旧笑的让人心里颇生暖意。

驱光,是人类在进化到现在还保留的一种难以磨灭的本能,而在这中黑夜里,这种情绪被慢慢的放大。

安逸尘觉得各种情绪在心里疯长,在遇到这位陈师傅时,突然的开始平静下来。
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人是有意思的。

安逸尘觉得,既然感觉这么不错,那自己是不是该往前走,和面前这人谈谈朋友。

于是在那件后,他第一次,主动和别人交换了姓名和联络方式。

“如风。”
告别时,安逸尘这样叫到。
他察觉到了,这两个字从口齿见流露出时是何等的缠绵。

“如风。”
他又这样,浅浅的唤到。

-------------------------------------------------
------------------------------------------
--------------------------------
-----------------------
--------------
--------
------
-

“哎……你说才见面没多久就做男朋友是不是有点快啊。”
陈如风拖着腮帮,剥着刚出炉的栗子吐槽道。

齐福安看着一脸纠结的陈如风把电脑放到一边道

“那你是对他没感觉?还是你是觉得你不了解他的身份背景,如果不信任的话,我可以提供有关资料哦。”

“你这是违法的吧。”

齐家的小姑娘怂怂肩表示没事‘’

“其实是……”
陈如风把手里的栗子掰了又掰

“你不觉得我一个三十多的男人,突然对另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不奇怪吗。”

“……你们已经认识好几个月了,而且临床数据上从来没有证明过,一见钟情这种生理现象和年龄有关。”小姑娘摆了摆手“而且,既然你问了,就代表你就已经对他有好感了。”

“不过,既然你如此不安,那来做个小实验如何。”

陈如风想到了安逸尘。

初见时,那人悠悠闲闲的从林间传过,看向自己时,眼睛亮了一下。
日后的相处中这个男人对他人一直很有礼貌,但也很疏离。
但对于自己,却是有着细微的异于常人的态度。

最重要的是,有时他会流露出寂寞又无助的表情。

想到那双眼,陈如风下定了决心道

“好,做什么实验。”


作者有话说:第一章见面,第二张就谈上恋爱,第三章就约会,剧情仿佛坐了火箭。ԅ(¯ㅂ¯ԅ)





安逸尘在鬼屋的门口默默的攥紧了手。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和陈如风带着齐家的小姑娘来游乐园游玩顺带约个会。
然后这个小丫头就和她另一个朋友在他俩一个不小心的时候跑到了鬼屋。

他们这个市的鬼屋很有特点,特别的吓人,进去前是要买保险的那种吓人。

“虽然福安她们是成年了,但她的腿毕竟不方便,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陈如风撸了撸袖子准备往里进时看见站在一旁的安逸尘脸色不太好时,陈如风顿了一下。

“你在外面接应一下吧,免得她们出来了找不到人。”

陈如风一把把安逸尘按到一旁的椅子上,拍了拍他的肩然后一人迈入了鬼屋。

安逸尘看着那一团光源被黑暗吞没时,心口猛的一痛。


别去那!
别走。

往事总是不经意的被想起,然后迅速的将人淹没。

漆黑狭小的空间,离去的背影,脖子上的痛楚。

不要
别在来了!

安逸尘起身奔入鬼屋。
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别想在把我最重要的东西拿走。

一片漆黑中,安逸尘不知走了多久。
无助,绝望,痛苦种种情绪在黑暗中被放大,最终被压垮。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变强了,为何还是这种境地。
不会有任何人来救我。

然后,安逸尘就被一双温暖又柔软的手牵起。

然后慢慢的,有光透过来。
那是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景象。

在阳光下,那个人回首,轻轻的一笑说
“没事了。”

安逸尘明白自己为何会对陈如风一见钟情了。

那个人是照亮自己的光,是让自己从痛苦的过往中挣脱岀来的缘由。

他上前,紧紧的与其相拥。

“我不会放手的,我要和你一起共度此生。”

“好。”
他听见陈如风这样答道。

一瞬间,世界安静了下来。
只有那风,在柔和的风在轻轻的吹。

————
———
——

安逸尘乘着夜风往家走。
自从和陈如风在一起后,自己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在他回到自己的诊所正要开门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安探长,文大少爷。”

安逸尘惊恐的回头。

对方露出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微笑。

“好久不见了。”

——————
————
——

“唉哟大哥你让我们进去一下吧,我们真的是来找人的。”

“对的对的,实在不行您帮我们打个电话给安逸尘安大哥吧。”

宁致远和乐颜在小区外和保安磨着的时候一个路过的圆脸的青年开口道。

“你们,是找安逸尘吗?”

“是是是,先生您认识他吗。”
陈如风点点头道。
“这里的小区进入是要核实身份的,不如你们先等一下,我去叫逸尘岀来好了。”

陈如风刚转身,身后亭子里的电话响了。
他突然觉得不安,回了下头,就听见保安叫住了他。

然后被告知。安逸尘,失踪了。


本章有一八客串。

“安逸尘,又名文世倾。多年前在[魔王娶亲]人口拐卖案中,做为我方的线人提供了关键的线索。
而这起案件的要犯之一文世轩,便是当年代号“魔王”的人,同时也是安逸尘同父异母的弟弟,憎恨且迫害过安逸尘,也就是在昨日,转狱的时候被同伙劫走。”
张启山敲了敲屏幕道
“失踪现场残留的迷药和多年前[魔王娶亲]案中所用药物一致,所以可以断定,是同一伙人所为。”

“小区内安保不错,但也不是全无漏洞。”齐福安在一旁敲着电脑“这几天安保系统一直被骚扰,对方动作很快,没捕捉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可以断定的是应该是海外的服务器。”

“文世轩如入狱有一段时间了,一定是有同伙才能顺利的潜入,而且涉及到了多年前的药物”齐恒摸了摸眼镜道“佛爷,这可能和多年前诱拐案件中那几个没落网的海外势力有关。”

“前几天海关的同志报备过有一帮人从似乎是从R国来了一批人可能就是他们,哦,对了,安逸尘本来可以凭借此案获功授奖的”,但他本人却拒绝了。原因是”情报科的一名技术员看了坐在一旁旁听的陈如风等人顿了顿才开口道“似乎是有点私人感情没有处理好。”

“安逸尘身上有我给过的定位器,大概的定位已经有了。”
齐福安敲了敲电脑,地图越到屏幕上。

“好,各部门准备行动,大家注意安全。”
张启山起身,整个大厅忙了起来。
“老八你带九研一组的人留守这里,福安你和二组带着陈如风他们和我们一起上现场,路上你在把信息整合一下,出发!”

“佛爷!”
“嗯?”
“你们要注意安全。”
“好,买好夜宵,结束了我们回家吃”两人互相摩挲了下无名指,便各自投入岗位。

夜,不知不觉中笼罩了下来。
————
———
——

警车上,为了安全乐颜留在警局等候,宁致远作为当年案件的知情人跟上了车。
他盯着对面面色不佳的陈如风道
“你和安大哥是在交往对吗?”
陈如风点点头
“我敢保证,安大哥绝对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他们说的感情方面的问题是有原因的。”

“不,那不重要。”
陈如风闭眼往后一仰
“我信他,我只希望他能安全,过去的就是过去的事了。”

“不,你来讲讲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齐福安道
“不觉得的奇怪吗,人口贩卖案过去了三年,文世轩虽是主犯但却没有多少权利,主要是被背后的人操控,他已经是一个弃子,怎么会突然的绑架安逸尘。”

“因为他很恨我安大哥!”宁致远叫道“如果不是他,如果不是他搞鬼的话,那我大哥,该是个乾元的。”

“那么他也应该直接把人杀掉最解气,小区里安保技术很高,他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哪里绑人,很容易就被发现的。”

“他是要一个东西,而且这个东西可以让那个组织带他平安离开这里,过上不错的生活。因该和[魔王娶亲]案里的东西有关。”

齐福安抓过耳机道于“爹爹,我知道了,他们是冲着[百香谱]来的!”

“[百香谱],记录了大量我国人体数据的一个数据库。多年前由文,宁两家和政府一同开发的希望致力于医疗方面的一个工程。”

“但也就是在三年前,本市发生了大量的人口失踪案件,文宁两个集团受到了袭击,文董事被谋杀,文家大公子,也就是安逸尘失踪了。”

“然后我们警方收到了由安逸尘发出了线报,发现这是R国有着改变扰乱信息素的技术,他们盗取我国的人体数据试图搞岀另一种战役。”

齐福安看着电脑上传来的资料,敲了敲桌子道
“而这一次,证实了是R国这个组织的残余势力找到了文世轩,以他的自由来换[百香谱]。”

“现在军方已经控制住了海外势力,也就是说,安逸尘随时会有危险。”


————
——

安逸尘躺在地上,不去理会在一旁疯疯癫癫说这一堆话的文世轩。
他本来是想报仇的。
就在来这个小区的时候,他其实想在这里通过医生的身份找到文世轩给予复仇。
这个人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害自己流落到那个异国组织里,更是用这个组织的药剂毁了自己的腺体,让自己由乾元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

你能体会到从山顶坠落回深渊的痛苦吗。
失去了力量的绝望让他彻夜难眠。

他恨啊,他好恨,他如何能不恨。

但是也许是因果轮回,因为受尽了苦楚,才遇见了如风 。

为了他,为了和如风在一起,他便可以拜托过去,放过自己重新的开启人生。

看这文世轩被嫉妒和仇恨充盈的脸,安逸尘闭上眼,默默的道。

如风,我想你。

风滑过陈如风的耳畔,陈如风摸了摸耳垂,突然的心安了下来。

“陈如风。”
张启山沉着一张脸,拿着文件夹敲了敲车门。

“绑匪说要见你,让你一个人进去。”

安逸尘被绑在天台边,身后是运河。
他看见陈如风,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救他。
他气质很从容的向自己走来,对自己说
“逸尘,我来带你回家。”

“百香谱呢!我要的数据呢!”
文世轩红着眼吼道
“把数据给我!不然我就蹦了他!”

“安逸尘害怕吗?”

这是安逸尘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是爆炸,枪响,他从高处落下坠入深渊。

不断的下沉,下沉。
他看着水面透过来的光,道。

“如风,我不怕。”

最后落入眼的,一条鲜红的线。
和那人的笑脸。

“如风,我不怕的。”
安逸尘就这样,沉沉的睡去了。

————
———
——

安逸尘坐在病房外,隔着玻璃仔细的打量里面的人。
时间啊,真是治愈人的一剂良方。
他不恨面前这个人了。

一旁的陈如风牵起安逸尘的手。
“都过去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家人了。”

“走吧,入队的欢迎仪式,去张头家里吃火锅!”
“好。”
病房里,昏迷的文世轩被警察看护着。
安逸尘冲他挥了挥手,向过往的一切告别。

————
——

行动前一小时

“报告,狙击手就位,潜伏小组到位。”

行动前半小时

无人机安置到位,画面和生声音良好。

行动前十分钟

陈如风穿戴好装备,站在门外深呼了一口气。

“行动!”

他猛地踹开了门在文世轩还没反应过来时,将信息干扰器掷出。

同时扑向了被情绪激动退推下楼的安逸尘。

水里很黑看不到任何东西。
就在陈如风万分焦急的时候,齐福安在游乐园说是乱跑的赔礼硬让两人戴上的戒指衍生岀一丝红线
他顺着红线奋力的往下游,果然看到了那个人。

他身手将那人一把捞起。
“逸尘,我来了,别怕。”

“嗯,我不怕的。”

——全文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