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浩瀚星空 未来AU 哨向

这章大概是陈皮皮怒怼老直男
私设  释放向导或哨兵的信息素时 会伴随出现精神体


病房里,一位老者半闭着眼,双手虚按在拐杖上。
“小姐姐吃苹果。”
眉毛抖了抖。
“不吃苹果吃桔子吗?”
老头半掀眼。
“要不我们叫份外卖好了,吃烤鱿鱼和花甲粉吧。”

“也好”齐福安点点头道“在加三份辣翅和一大杯冰可乐”

“成何体统!”老爷子愤怒的敲了敲拐杖“齐恒呢。”

“老爷子。”邪邪的声音从老头头顶上方传来。“这里是医院,你大呼小叫的,才是成何体统呢。”
“唉丫头。”陈皮甩着刀道“给你老爹我叫份烧烤,在来一打冰啤酒。”

陈文景翻了个白眼在电子屏幕上又点了点。

老头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塌着一双眼道
“不等你爹了,现在就收拾收拾,出院,和我去家里的医院。”

齐福安沉着脸,不似以往笑眯眯的样子道
“我不去。”

“你别忘了你姓什么,你姓齐!”

“姓齐的多了去了,小姐姐姓什么关你什么事,天低下姓齐的没有两万也有八百,你管得了那么多吗。”

“你看看你交的都是什么狐朋狗友!”

“老头”陈皮冷笑着道“谨言慎行啊。”
齐家的老爷子一回头,就看到一只黑豹,瞪着金色的眼睛优雅的窝在门口,而陈文景那边,猞猁在窗台闪现,竖着瞳孔,腰背弓起。

“好,很好。”齐家的老爷子气呼呼的,颤颤巍巍的道“你们走着瞧。”
便在侍卫的护送下离开了。

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松弛了下来,陈文景回头,看见齐福安靠在墙上,眼睑泛红。

“小姐姐别难过。”
“不”齐福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道“这只是气的生理反应了而已。”

“这种人渣,还不值得。”
“很快了,我要结束这一切。”

张启山在资料室里皱着眉头。
今天早上,一个光盘岀现在了他的桌子上。
上面还写了巨丑的两个字,绝密。

当他躲到这里,用独立的分解器解读后,头更疼了。

那是齐福安的训练资料。
是段视屏。
能清楚的看到,她在释放向导素后,和她对阵的五六个哨兵出现了停滞。
加上昨晚的对战张启山明白了小姑娘为何说自己是怪物了。

能同时阻隔这么多人释放信息素,放到战场上配合好哨兵真的是可以称得上是怪物了。
而小姑娘所说的另一个怪物。
是老八。

张启山按着太阳穴,这一切是你安排好的吗,齐恒,还是?
等等,不对。
张启山抓起衣服外医院赶。

[“为什么要这样训练我呢。”]
[“因为这样,即便是没有向导,你也可以有很大的几率能战场上活下来。”]
[“为什么,你不做我的向导吗。”]
[“我可以,但我不能。”]

老八!

齐恒回头,仿佛听到了有人在叫他。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人跟着,便接着往前走。
在幽深亘长的隧道里,河流的尽头是一扇门。
他打开门,里面是豁然开朗的另一个世界。

各种仪器,发出幽幽的蓝光。

“各位。”齐恒张开双臂道“是我们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