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浩瀚星空 未来AU 哨向

断更许久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文笔烂到飞起
说是有哨向其实和没有似乎没有区别啊

反正我是写完了
最后一章巨短

啊啦啦啦,求唠嗑。


飞船舰队停靠在港口。
亲人爱人间忙着告别。

齐福安穿着一身新制服,剪了齐耳短发,站在船口。

“好精神啊,小小姐。”
张日山上前把花束递给她。
“谢谢张叔。”

“不客气,我家文景”张日山拎了拎陈文景的衣领“这个调皮鬼要麻烦你照看啦。”

“好说。”

“不去送她。”
“不去啦。”齐恒笑笑“她是雄鹰啊,该去属于她的自由天空啦,我就不送她了”

没有去送女儿的齐恒和张启山,在家中烧着东西。

文件,照片。都是那天趁乱齐恒从实验室带岀的人体资料。

“齐家人搞人体实验,我是第一代,而这孩子就是第二代,用了你血液中的基因数据,达到了现在的样子。”

“这是她三岁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她是个很特别的孩子,每天在身上扎那么多针,又要抽血,做活检,还要吃药。”
齐恒叹了口气在照片上划过“没见她哭过,她总是平静的看着我们,似乎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

“所以。”张启山一把抓住齐恒道“你也被这样对待过,对吗。”
“是。”

“然后,我就用永不见你为条件,换来这个孩子的扶养权。”
“可是呢,齐家不会停手的。”齐恒把照片投到火里
“福安在外面过的很好,我的人生已经毁了而她的人生,绝不能毁在这些人的手里。”

“所以把你牵扯了进来。”齐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对不起。”

“启山,真的对不起。”

过了很久,齐恒越来越慌但一直深深的提着一口气。直到他听见张启山道

“我原谅你了。”

齐恒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眼底泛岀泪来。
檀香在这个空间里散开。
张启山的精神体[穷奇]出现,而齐恒的精神体[白鹿]也从角落里走岀。
这一大一小两个精神体額部相接触,从它们的脚下生出了繁复的花纹。

他们的精神世界,在齐恒的引导下补全了。

巨大的舰队划过天际。
久别的恋人破镜重圆。

当旧的事物都过去,浩瀚的星空,我与你同在。

——全文完——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