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这个坤泽好不一样啊,你能不能妖娆贱货一下

啊又一个脑洞

民国ABO 坤泽乾元的说法也不知是谁起得大家都在用我就随大流了知道的亲请告诉我

这是一个陈皮和副官在街上打架,然后气息漏了双双进入发情期,然后陈皮这个A就被副官果断的用板砖拍晕了的故事

四副,微一八

我就光开脑洞了,作孽啊。
在医院实习很忙所以脑洞会慢慢写
但不会坑真的

下面有文,走起
文名见标题   起的很随意  和文没啥关系就是个凑人头的

张副官是个坤泽,用洋人的说法又叫omega。
陈皮知道时已经是昏迷天了三后了,醒来时就被二月红大骂孽障然后罚去跪了。
陈皮表示很懵,头上缠着白布条脑后鼓着一个大包。
我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在那那儿,就是半清不楚的不知道自己干什么。

陈皮努力的回想,突然想起来,在昏迷前他问道了一股味道
先闻到的是冷冽冰雪和浅浅的硝烟味,然后是淡淡的清香类似中药的香味,到了末端泛出一点点的香甜。

这货是个坤泽。这是陈皮的第一反应。
我日啊十有八九脑子后的包就是张日山这个混蛋敲得,上一秒还在打架来着,这么狠只有他下的手。明明你们姓张的有掐人后劲就晕的技巧你不用,你拿板砖儿乎,等着吧,这很值得打一架。

陈皮气呼呼的跪在祠堂,觉得肚子饿了,突然更想和张日山打一架了,就是你害的小爷没饭吃,哎呦师娘的面怎么还不来,不行想到面饿的更狠了,我现在是一定要打一架了,饿 ~
这边陈皮饿饿饿,已经进入咏鹅模式了,那边的二月红快要愁死了。

陈皮是个乾元,这长沙的坤泽也不算少,但你招惹谁不好你招惹张启山手下的人,他要是个猴就能把天给线了都二十出头的人了咋还不稳重,三岁孩子都比他省心!!

孽障啊!孽障!

丫头则是递上了杯清茶道:“二爷您先别上火,我看啊这事情还有别的走向。”

他都被人拍晕了还有啥走向。

“陈皮也老大不小了,他这个年纪当爹的人都一大把了。”

二月红默默地觉得自己好想在听神话,张副官和陈皮凑一块儿,这是要收尸九门要换人的节奏啊。

“我觉得两人能成,不信的话爷与我打个赌”

丫头我记得你不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啊

看出了自家爷心中所想的丫头笑了

“女人的直觉很准的,夫君且先看着莫慌慌,看我安排如何。”

二月红扶额道“但愿一切无险吧。”

此时在祠堂跪着已经饿的咏了五百都多遍的白毛浮绿水的陈皮并不知晓他师娘给他安排的相亲已经在路上了。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