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人行山河间 (0~2)

这本该是我脑洞1正文的的番外

我就是这么奇葩,写文先写番外

我更文估计很慢,,但我会努力写的,明天找时间捉虫

但以后说什么也不深夜更文了  伤眼伤肝还伤胃   狂掉头发中

我是个二次元狗,眼中只有角色和真人无关

以下正文


作为齐家百年难得的天算子,在齐铁嘴的眼中,一切都是已知晓了前尘过往的一段故事罢了。
唯有一个人他算的出,读的懂,却看不太通透,一直有中雾里观花,水中捞月的感觉。
那人便是张启山。
只见那人站在灯火旁,看着地图,半垂着眼。 剑眉星目,犹如猛虎,隐隐愈发,即使顶着一脸的黑灰,依旧是难掩光华,分外的有气势而且还特别的帅气。
“笑什么?”张启山问道。
“笑您帅咯。”齐铁嘴道
“……”张启山看着对面的人特别认真的道“我看你是真的特别想变成齐闭嘴啊。”
齐铁嘴只是笑笑,抬手倒上一杯水。雾气氤氲开来,模糊了昏黄。


当年去北平求鹿活草,张启山连点三盏天灯带回来一个尹新月。
这位在北平千娇万宠长大的娇小姐如一朵艳丽的花,蛮横地把根扎绕在张启山身上。
张府上下被严令改口叫夫人,明明自家主子都没发话,这人倒是自来熟的住下挤兑这个排挤那个,更是特别针对的挤兑八爷。他们做下人的不好说什么,但心里大多是不悦的,八爷虽是九门提督,但为人和气,笑眯眯的时不时还帮人算一卦消灾解难。
然后副官就发现府里上下没有往日自在了,而且伙房最近做的莲藕炖猪脚,明显的藕比肉还多了。

人心不悦的原因是生逢乱世,荣华富贵到一无所有只是顷刻而已,手上无权,身无奇功,只是一个世家大小姐而已,凭什么看不起人家从刀山火海滚出来的人。 天真太过便是愚蠢,而愚不自知就更讨人厌了。


“哎呦我的爷啊,您心里不舒服可千万别憋着啊。”
小满颤颤巍巍的递上一碗茶。

“……我说小满啊,招放亮一点,没事少看点戏本,多去练练手,你看这生意冷落的,门口麻雀都落一地了都。”

“哎,哎!”小满抱着茶盘欲夺门而时出突然听到他家爷来了一句 “知道什么叫红颜薄命吗。”
小满回头,看自家爷盯着手边的两张红纸,那是尹小姐送来的,算的是她与佛爷的姻缘,那小高跟踏的地板响的砸的耳朵疼。而自家爷则是沉默的盯了一下午。

小满不由得想问 “爷,这卦象如何啊。”

“当然是水到渠成,便佳偶天成了。”

“那便是大吉喽?”

夕阳西下,日暮时分,他家爷坐在堂里昏暗里看不清双眼但面面色平静, 霞光如血,铺了在地上。
“红颜命薄,祸因不过是不够强,且目光浅罢了。” “乱世为局,欲做菟丝攀依而活,必不久长久。”

平静无波的语调落下后,他家爷默默的品起了茶。 一起都没发生过,刚刚什么他都没说一样。

而多年以后小满想起,他家爷在他面前算的这最后一卦,是没有说凶吉的。

咣的一声巨响,一颗炮弹炸在门外,张启山一个不妨被拍了一身土,耳朵嗡嗡作响。而齐铁嘴则是躲在一旁捂着耳朵,那个地方只是落了几小股土而已,最多拍脏了鞋面。

张启山抬头,看对方露出一口大白牙,两颗虎牙亮闪闪的道 “佛爷您猜当年尹新月赶我走时,您没吱声,您猜我生气没。”

“我若有意与她,你定是不屑来争,我若无意与她,你更是不会计较。”

“佛爷英明,能掐会算啊。”

“所以”张启山拍了拍土接了对方递过来的水道“刚刚为何不提醒我,嗯~”

“因为我在报复”某人骄傲的挺了挺胸膛“因为那时我心里不痛快!”

……忽悠鬼啊,张启山想,但年谁堂口一猫半月没出,家里有个大麻烦天天缠的人头疼,九门上下集体挤兑,内忧外患伙房还不好好做饭,亲兵副官啥忙不帮杵那看戏,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但终了,张启山握上齐铁嘴的手道

“我张某人不会掐算只是懂你而已罢了”

“老八,你心怀明镜,万事皆清,但有件事我仍一定告知你”

“这一生绝不让你仙人独行。”

齐铁嘴笑着反握住那只手,神情坚定

“我晓得的,佛爷。”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