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国庆贺文 依旧不想起名字 一发完

齐桓是个爱国青年。
在这种全民抗战的时候,身为男儿,自然是要上战场的。

然后齐桓就骑着小毛驴嘚嘚的上一线战斗部队走驴上阵的去给人当政委去了。

背影颇有肉包子打狗的趋势。

张启山是个团长,手底下带着一群嗷嗷叫的兵。

当然,如果他没有逢乱世而生的话,那估计就是个土匪还是老大老大的那种。

不过他现在也和土匪差不多,要说区别的话。

那就是他比土匪更流氓。

对于政委这种东西张团长是拒绝的。

好比是一群大老爷们中突然来了个妈。

你说尴不尴尬。

但齐恒来的时候张团长眯了眯眼 。

喲呵连马都不会骑
喲呵还是个瞎眼的
喲呵是个小白脸
喲呵长的挺好看的

齐恒冲着张启山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张启山看着那颗白白的虎牙,这个心狂跳啊。

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这么大头。
难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那啥。

当晚,张启山就问自己的表弟兼警卫员日山。

“山啊,哥给你添个嫂子你开心吗。”

张日山翻了个白眼
好像我能说不似的。

有一种人看起来怂,其实深藏不露。
还有一种人,看起来怂,他是真的怂。

齐政委属于前着。

如果以前是土匪似的硬打的话,在齐政委的战术指导下,开始流氓般的土匪似的巧妙的坑敌人。

每次都满载而归。

张团长默默的感慨,我媳妇就是能干。
各种意义上的。

一次齐政委带着战士小满进县城。
结果只有小满一脸鼻涕泪的回来了。

齐政委被不长眼的皇协军给绑走了。
张团长骑着马揣着抢就出去了。

齐政委如腊肉一样被吊在房梁上。
他看着底下砍瓜切菜一般的张团长时仿佛间听到了一首歌。

“无敌~是多么寂寞~”

齐政委翻了个白眼晕了过去。

不该是我门吗,这个BGM不对啊。

俗话说得好
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至少张团长单方面是这么认为的。

然后就在齐政委养伤期间,他们在炕上进行了文化交流。
就是交流一些战术之类的,特别和谐。

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滚到了一起。

齐政委也就当了张团长一辈子的政委。

从此他们就性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昨夜熬夜码文,现下头疼欲裂。
我都不几到我又写了啥。

我发誓在也不半夜码文了,太影响质量了。

国庆快乐。

欢迎帮忙捉虫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