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我真的没失忆 上

出了点意外把文给删了
lofter又坑我阿西吧
半夜不睡的报应ヘ(;´Д`ヘ)
好忧伤,求唠嗑
本篇文没有越端ヘ(_ _ヘ)

在天墉城二师兄光荣的为难屠苏的日常中,不做就不会死的二师兄成功的一脚踩空从天梯上滚了下去。

摔了到头。

二师兄醒来以后变性情大变,不再为难屠苏。热情的给天庸城每一个人都算了一卦,而且算的十分准。弟子们早上的大早课也从剑术变成了变成了讲易经。

大师兄觉得陵端很诡异

像换个人一样,但师傅说了不是夺舍,但失忆的话也没听说过会改了性情啊。

但是他暂时走不开去调查。

应为基本上每天来找他的弟子和芙蕖都变的变得一找一个准儿。

据某位不能透露姓名的弟子说

他看见二师兄和屠苏在一个犄角旮旯里相遇了,他看见二师兄犹豫了半天道

二:“吴邪?”

屠苏:……

二:“齐羽?”

屠苏:“……百里屠苏。”

然后二师兄哦了一声来往对方手里塞了个东西了来了句

“拜拜……”

好奇怪?二师兄为啥要管百里屠苏叫伯伯?

然后就见二师兄每天猫在屋里不知道在捣鼓啥,然后肇临和陵川就去挑衅百里屠苏去了。

二师兄听闻后怒彪了句“这俩是不是欠。”

然后就杀到天门去了。

肇临和陵川就也滚下天阶去了。

不过是被二师兄踹下去的。

二师兄表示

脚痛(눈_눈)

齐八爷觉得人果然不能干坏事,老干这种拆人祖坟的事要遭报应的。

然后他就睡了个午觉的功夫就到了一个灵气十足特别特别适合飞升的地方。

然后他就成了天庸城的二师兄。

他是实力拒绝的

是个坏人也就算了,但你要我被叫成二师兄我就不乐意了。

为什不干脆叫八戒得了。

然后他就给天庸城上下算了一遍,发现祖宗给的饭碗没丢,啊,顺了口气。

但第二天的授课……

手不能拿肩不能抗的齐八爷看着剑,特淡定的让弟子们人手一份的那本易经。

“来,让我们把书翻到第一页。”

“二师兄,读书有用吗。”

齐铁嘴挑了挑眉打了个响指

天瞬间变脸开始下瓢泼大雨,就但也就只淋了那一人。

“来,让我们把书翻到第一页。”

呜呜呜,今天二师兄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但是我觉得他好危险。

齐八爷看到了陵越为啥没扑上去呢
以为这种一看就君子如玉,儒雅俊朗,霁月清风的与自己爷截然不同的气质很明显不是一个人。

无关于皮囊,只一眼我就能认出你是谁。

不过这几天的动作势必会让这个大师兄怀疑自己。
那么……
齐八爷瞄到了路过的芙蕖,露出了神棍一般的笑
“小姑娘,来啊来啊,算一卦吧。”

齐八爷闭关多日思索回去的方法,然后听说听说自己手下的两个小弟去找百里屠苏的麻烦了。

齐八爷气不打一出来。
排挤他人这么恶劣的事情,我齐八不做,也不会看他人做。

他见过屠苏那个孩子,命运多舛,身处逆境,受尽排挤却未心生不满,依旧以善对人。
可惜命中注定,天道难逆,不得善终。

然后默默的把肇临陵川踹了下去。
熊孩子,还治不了你们了还。

然后这两个兔仔子醒来时齐八爷一把掐着脸道
“你是不是欠。”

然后肇临特别委屈的道
“八爷,这那啊?”

“呆瓜!”

一边醒来的陵川嚷嚷到
“嘿嘿嘿嘿~齐八你说话归说话不要动爷的人啊。”

“陈皮!你这小子也在?”

齐八爷问道
“你二人觉的如何?”

“头疼。”
“哦。”齐八爷习惯的推了推那不存在的眼镜“那就没啥了。”

评论(15)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