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我真的没失忆 下

本章依旧没有越端呢_(:3」∠❀)_

齐八爷来天庸城的日子甚是痛苦。

先是被掌教真人从里到外用神识检查了一遍,然后又是被戒律真人从外到里检查了一边。他差点就觉得自己要被挫骨扬灰了。
然后确定不是被夺舍后又被凝丹长老盯上,每天都不是被塞药丸子和就是被灌中药,嘴里一股树根子味儿,饭里的肉少就算了还不是一日三餐。

还有一个跟佛爷长的一样的大师兄老忧心忡忡盯着自己的脑子。

大哥我真没失忆啊我,当然我也没傻。

我看见夕阳下有人在奔跑那是我逝去的混吃等死的人生。

那日白乔寨,副官与八爷,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副官看到八爷现在这样,默默的人从陈皮手下抢了一筷子羊肉。
“八爷你多吃点补补。”

齐八爷欢乐的裹了裹芝麻酱咽了下去
“对吧,我觉得我被他们折磨的都瘦了。”

“不,是您现在看起来的话想个反派,尤其是没戴眼镜。”

“我祝你早生贵子”
齐八爷笑着的往锅里撒了一大把香菜。

一旁的陈皮特顺的接了一句
“铁口直断,谢你吉言啊。”

“陈皮你是不是想死。”
“喲呵来啊你个穷当兵的”

天庸城后山,陵端陵川肇临三人涮火锅喝酒打牌还斗殴。
被戒律长老愤怒的丢去扫一个月的天梯。


“陵端!”

齐八爷看到外出除妖归来的大师兄特别严肃的叫了声自己然后突然的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也摔到了头。

副:“佛,呃不那谁”
八:“我嘞个去啊,快来搭把手。”
皮:“哈哈哈哈哈,虽然不是张启山但我还是想说,你也有今天啊。”

看着面色苍白但无外伤的陵越。齐八爷道
“看着外面也没伤啊……你说会不会是佛爷啊,那谁,陈皮给他两巴掌看看能不能醒。”

皮:“为啥你不自己打。”
八:“这么一个霁月清风,帅到掉渣的人,对着他的脸,我下不去手,就满足下你痴心妄想且不可能完成的妄想喽”
副:“……佛爷,你对象这么作你知道吗。”

然后就有弟子说,那日天梯上,二师兄(齐八爷)忽悠陵川(陈皮)动手,大师兄挨了两耳瓜子。
大师兄转醒,二师兄唤其佛爷,大师兄未应,复又被肇临(副官)以手刀敲晕。

就在三人发愁如何安置被副官习惯性条件反射下敲晕的大师兄后,钟声响起,只见天庸城顶血光一片。

等三人抬着大师兄跑到山顶时,看见另一个和大师兄一模一样的人屹立在那儿。
不过大师兄是黑发紫衣,这位是红色的。

见那人一个剑步冲上来,一把掐住齐八爷的脖子。
但却未用力,眼中的猩红也褪去了。
他低低的叫了一声“老八?”

“矮油喂佛爷,可算把你盼来了。”

众目睽睽这下,众弟子看见天庸城的二师兄抱着蜀山派的丁隐痛苦流涕。

搂成一团,不成体统,简直世风日下,十分辣眼。

芙蕖想撕书
只听说过真爱之吻的没听过真爱一掐的。
果然话本里都是骗人的。

后来这几人就回去了,不过走之前八爷干了两件事
第一对前来送行的屠苏道“你与我一故人之后,生的十分相像,我之前送你的平安符你留着,记得这世上有人盼你好,若是你真会是那个孩子的话,他日我一定包个大红包给你。”

“好孩子,往前走,别怕。”

第二就是他把找人的方法交给芙蕖了。

外出除妖内伤昏迷中的大师兄默默的打了个喷嚏。

在二师兄日常为难屠苏的时候,不做就不会死的二师兄又一脚踩空摔下了天梯,磕到了头。

再一次确认没有被夺舍后,弟子们以为二师兄再次的失忆了。

因为天庸城的早课又改练陈氏太极拳了。

全文完

彩蛋

陈深一脚踩空摔下了楼梯。
醒来发现毕忠良留这个刘海,穿着长衫抱着狗特别慈祥的叫着自己

“孙子~”

陈深。“喵喵喵?”

本文CP只有一八四副。

八爷之所以关照屠苏,一方面是因为这孩子活的不易,另一方面就是长的像故人。

别问我,八爷是咋知道的。_(:3」∠❀)_

评论(1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