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不知道如何起名索性就叫双十一贺文吧_(:3」∠❀)_

张启山无奈的发现自己中招了。

因为他看见了年幼的齐恒。
短手短脚的,跌跌撞撞的扑过来。

小孩眯着眼睛,扬着头看着自己,愣是看了好半天才猛的后退,一个结实坐到地上。也不哭,麻利的就从从地上窜起来扯着嗓子喊
“爹呀!老头!家里遭贼啦!”

他发现这个小孩特别喜欢一只雀子,每天路过园子这孩子总是特别费劲的瞧上老半天,但也没见这孩子去逗去捉。

张启山忍不住的开口问“小孩儿你不喜欢吗?”
小孩摇了摇头,没吱声。

“你现在又不怕我了。”
“你不是坏人。”
“你就这么信我?”
“……你猜。”这一笑不像个孩子,倒颇有成年老八的那股神棍风骨。

或许他也就不是个孩子。

第二天的清晨,张启山看到了那只雀子倒倒在花丛中。

默默的想了一会儿,还是把它给埋了。

张启山猛的看见白纸满天的舞。
齐家老宅空了,齐恒也不在是个孩童了。

他裹在雪白的孝衣里,跪了三天,但没落泪。
他说,好像是说给自己一样。

“觉得我像怪物吗,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了,所以也就没有多难过。”
“不过这九门中,也就没有正常人。”

少年跪的久了,颤颤巍巍的立起身,朝屋外走去。
就那么往外一立,便是那个神乎其神的算子八爷了。


然后就是看他们的初遇,相识,生死与共。
时光飞速的流逝着,转眼间张启山又迈进了那个院子。

院中的花开的好极了,暮春时节依旧繁盛。
后面的堂屋里,只有清烟柔柔的升着。

然后幻境结束,张启山在斗里醒了过来。


长生是什么。
有了情以后长生就是是一种是诅咒。

“老八,我许你一物你要不要。”
“……您猜。”

洁白的茉莉栀子在相缠的荆棘间怒放。
棺椁之中,枯骨相握。

张启山想要的,就没有他得不到的。
世人评说,与我何干?

这是执念,也是妄念。

所以,老八,我定是要许你一世的。
可愿。

“……您猜。”

——————完——————————

茉莉的花语:你是我的
栀子的花语:永恒的爱

本来想写时间旅人这种感觉的,但本事不到家。
而且写完有一种,双十一自己虐待自己的感觉_(:3」∠❀)_

光棍节快乐,剁手节快乐。(´▽`)ノ♪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