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一脚踩空系列 上+中上


lofter你变了,你在也不是那个当年大明湖畔清新脱俗的lofter

陵越赶来时,眼睁睁的看着,在天庸城弟子和方兰生的惊呼声中,百里屠苏和陵端一脚踩空双双滚下楼梯。
然后就看到一向面瘫的小师弟变得萌萌嗒,阳光四射的叫自己安大哥,而二师弟陵端似乎是脸圆了点,温润如玉的冲自己拱了拱手。
大师兄突然觉得心好累。
然后听闻是要去刷采花贼的副本,于是本该三人行的队伍就变成了五人行。


“等一下,此地有阵法。”
温润如玉的二师兄道
“此处的阵法来源于八卦阵,按照休,生,伤,杜,景,死,惊这几门而设。我们先得从正东的生门杀入,再从西南的休门杀出,复在从正北的开门杀入,此方阵才可破,倘若踏错一步便会万剑穿心,就算有幸不死,也会在原地打转。”

如此精通奇门遁甲想必定是上此的齐先生了。
陵越拱了拱手道“那您多费心了,齐先生。”

“那里的话,采花贼为害一方,谁家没有姐妹妻女呢,道长太客气了”
“陵端”笑的越发的温润如玉。
“还有就是,我姓沈,叫我柏刚就行。”

蹲在“屠苏”肩头的阿翔觉得气氛很尴尬,啊的一声飞走了。


“下面跟着我走就行了。”
“等等这个阵法我静着看都晕,动着看我就更晕了。”“屠苏”道

“这样啊……”
然后大西轰就看着自己的二师弟扛起了自己的小师弟蹦蹦跳跳的如同跳房子一般的跳了过去,欧阳少恭紧随其后,自己则拎着兰生不走寻常路的御剑飞了过去。


面对着重兵把手的山门,众人决定找人扮成女子利用山贼好色的心理混进去。
然后就见“屠苏”兴冲冲的掏出一件粉红女装开始编麻花辫,“我以前接近乐颜的时候扮过感觉挺好玩的。”
然后还带动了方兰生和沈柏刚。
然后大师兄就看到自己的亲弟,师弟,二师弟,扮成平均身高快一米八几的大姑娘,胸塞的一个比一个大的,风姿摇曳的去调戏守门的山匪。

其实我们可以偷偷御剑潜入的。
大师兄扶额,心好累好想回天庸城。


顺利的入山寨后,见沈柏刚托了托胸前的苹果,道“一会出去了非把那个守门的干掉,老有这种事。”
方兰生:(๑òᆺó๑)?
“屠苏”:(๑òᆺó๑)喵喵喵?
欧阳少恭:淡定脸jdp。
大师兄:他能说他看见有山贼摸自家师兄的屁股吗!比你高一头的姑娘你也敢摸!


方如沁看到三个平均身高一米八多的“姑娘”时,其实特别想把手上的嫁衣给陵越的。
但她忍住了,因为这样会OOC人设要崩。
但三缺一这种东西,真的好想凑齐啊。

大师兄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一脚踩空系列  中(上)

在顺利的解救完二姐后,顺便获取玉横道具,大家都以为可以顺利撤退的时候,
一团血红的雾从天上降下来。
浓雾散去,是个一身红衣,邪气十足,和大师兄一模一样的脸。
但眼中带的冰,却在往向向某一处时软成了一汪春水。

“大家小心!”大师兄护着众人往后退,却只有一人停在原地。

是沈柏刚。

“丁隐,你又入魔了。”

“因为我找不到你了,上刀山入火海尚且不足为惧,入魔又何妨。况且你在我心中,我就不会被他牵制。”

“那你可知,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我的相遇不过是周庄梦蝶,是假的。”

“我丁隐一生都是活在假像里,可是,柏刚是梦一场又如何,你许我的承诺是真的,我对你的感觉也是亦是真的。”

“我可以等,等空间相融,等轮回转世,等沧海桑田。”
“我只问你一句,你可愿与我一起,待我将天下安定后,你我不问世事,天长地久。无需思量你能不能,你只需想你不愿意。”

“我愿意啊”沈柏刚微笑着拥上丁隐,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拥抱但绝不是最后一个。

“我想和你踏遍千山万水,我等着你。”

说完两道光从二人身上飞出,纠缠着越上天际消失不见。

但晚风吹来了,仿佛重叠在一起的声音。
互相交织,难舍难分。

“我等你。”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