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不知道如何起名的腊八贺文 ooc

齐铁嘴起的颇早,拜祭了祖先后去往红府。

一路上,粥的清香飘满了街。

腊八一到,年味也是越来越来越重了。

快要到新年了啊。

待到了红府上时,就看见副官家里的文景欢欢乐乐的,咬着红枣椅子坐在上晃着腿剥着花生和桂圆。

另外的一个孩子张之昌倒是安安静静的立在一旁看着自家闺女写东西。颇有点小张副官的感觉。

“小姐姐你写的啥啊。”文景抻着头问道。

“避鬼符,驱退百鬼,除病驱邪。”自家闺女放下笔,取指尖血落于符上,连拍三下,双手合十。

一边站着的之昌立马递了块手绢子过去。

“那张家哥哥和齐家二哥在院子里干啥呢?我看他俩忙了一早上了不是在布阵驱鬼吗,怎么是小姐姐你在搞啊。”陈文景晃了晃剥了半缸子的干果,递了过来。

“他俩在布阵改风水”,还有就是齐家闺女看着缸子叹了口气道“文景你少吃点。”

“诶,为啥?”陈文景立刻放下了罐子。

“日子长着那,小心别齁着。”

陈文景目前的人生经验告诉她,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唯独齐家小姐姐的不听是要吃亏的。

吓得立马住了嘴。

张启山来的时候已经快晌午了。

看见自家大儿子嗓门特大的叫着“我说老二啊,你行不行啊,这一上午了你咋还没捯饬好呢,在等就到明年腊八了。”

齐家的老二笑的温润如玉,抖了抖卦书,指了指另一只耳朵。

“抱歉啊,这只才听得见。”

张家大儿子“……不知为何有种被耍的感觉。”

张启山“……”

二月红“大公子嗓子真好,有唱武生的料子。”

不他还是在军营里呆着吧,张启山这样想着。

看到的一旁的老八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

张启山走过去,轻轻的捉住这人的手,并肩而立的看这大好的时光。

副官提着两三坛东西来的,因为占着手,难得的和陈皮斗着嘴。

“还带啥咸菜,麻烦。”陈皮说完就去勾。

“……”张日山表示不能动手我还能动脚。

就在倆人要踹起来时,红府的管家过来道

“八爷和小姐交代了,副官带来的东西放窖里就行。”

“唉,今天不是喝粥吗。”陈皮道

“……”绿了张脸的副官拉了拉陈皮小声的道“北方人过节不吃粥的。”

“那吃啥?”

“听说过腊八面吗。?”

“……”

张启山往向齐铁嘴,微皱了下眉,齐铁嘴安慰的在他的手上挠了挠,道

“佛爷,这接下来的日子里,吃面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午餐后,小孩们基本上都出去耍了,齐家的姑娘腿不利索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遍帮丫头团线团。

陈皮和日山这对小年轻不知猫到了那里。

张启山二月红齐铁嘴加上一个小之昌打着麻将,一两轮下来,齐铁嘴变成了齐扁嘴。

张启山笑笑,递过去一把剥好的果仁。

冬天的夜,来的都快。

清甜的腊八粥端上了桌。

虽然天气还很寒冷,但打腊八一过,就是新年了。

新的一年既然已经来临,那春风吹绿长沙城,只消静静等待就可。

1.腊八节的想关习俗文里有普及,基本来源于百度

2.张齐两家是一个被窝的吗,所以齐家的一儿一女是老二和老幺。

3.四副儿女的名字  张之昌,之谐音治,治昌

文治景昌   大概就是希望国家平安太平的意思

4. 腊八面主要在陕西关中一带   如果错了那是百度的错
宝宝表示不背这个锅

然后还有一个 作者cut版

晚上是吃粥

1.文景豪气的吃了一大碗,在丫头的表扬声中又干了一碗。

陈皮“今晚别让文景挤上床了,喝这么多粥,晚上非得尿床不可。”

副官“可以。”

2.

齐家的小闺女看了看自己碗中的粥默默的往旁边张启山的碗里一倒。

然后是齐铁嘴和齐家的老二的粥。

难怪自己面前的是个海碗。

这三人,往这一倒,腊八粥还得余下来一点,每人只需喝一两口便可。

一口气的喝到二十三。

怪不得这三人昨天上街埋了好几种酸咸菜。

1.剩饭是为了年年有余,好同志别学。

2.腊八粥得一气喝到二十三,只能喝粥。

估计是古代那会只有粥吧_(:з」∠)_

3.粥喝多尿床的,真的有,别问我咋知道的。

腊八快乐~( ̄▽ ̄~

评论(5)

热度(41)

  1. 引一曲微尘迁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