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小日子 端午 四副一八

现代AU

佛爷副官警察
八爷考古

上是四副
下是一八




陈皮托低血压的福,在一股艾叶的香气瘫在床上。
自家的另一半起了个大早,把艾叶和菖蒲挂到门口,又把粽子煮上。
要他说在这种放三天假的日子里,自家的小副官就应该和自己把宝贵的时间用在床上。

“陈皮爹爹起床啦!”
陈文景欢欢乐乐的跑进屋,跃到床上往陈皮肚子上一坐,忽的一下把一枚东西拍到了陈皮脑壳上。
“噗噗,咸蛋攻击!”

……只要有这个祖宗在,他的宝贵时间永远都在被浪费。

张日山看着陈皮顶着一头乱发,拎着陈文景从卧室里出来,脸上的表情仿佛是要吃人。
他摇摇头,上前把陈文景接过来示意陈皮去洗澡。


“小副官,在你眼里我是个小孩吗?”
陈皮看着浴缸里一池子艾叶水拒绝入浴。
张日山二话不说的就把人按到了浴缸里。
“你和文景加起来只有六岁不会在多了。”

陈皮看着小副官的手在青色的水里穿梭着,衬的肤色雪白,不由得色心大动。
“那端午节我想吃副官馅的粽子,给吃吗。”
陈皮托起张日山的手在唇边摩挲着。
“我下午要和佛爷讨论案情,你可以吃个肉粽权当补偿,不过你得快点洗,包的不多,文景可不会给你留。”

“切。”
陈皮往池子里一躺。
“大过节的也不休息,辞了算了,又不是养不起你们。”
但又想想自家小副官思考案子的认真和破案后的微笑时。
“算了,哎呀本大爷欠你的哦。”

“文景。”
“啊,日山爹爹。”
“少吃点,糯米吃多了不消化,黏胃。”

陈文景放下了今早的第五个粽。
好吧,我给陈皮老爹留一个就是了。

大人啊,一点都不干脆。
陈文景深沉的打了一个饱嗝。


齐铁嘴看着桌子上的粽子默默的想到昨天刚从墓道清出来的一具女尸突然觉得有点消化困难。
都怪老张,昨天拉着自己看网剧护宝笔记,弄的自己老多想。

“……吃个咸蛋吧。”张启山剥了个蛋放到齐铁嘴碗里“别多想了,这个粽子是熟的,电视剧里的是生的。”

……故意的吧张启山,你是不是想和我离。

“我下午有事没法陪你们,上午去公园看龙舟比赛好吗。”
“就家里过吧,你还记得去年咱们去看龙舟你顺手抓了俩贼的事吗。”
“不好吗?”
“挺好的,如果福安没有被人挤的差点丢的话就更好了。”

“我和大哥,二哥在家就好了,你们去过二人世界好了。”
齐福安剥了个粽子到碗里。

“就把齐爹爹让你半天好了。”

然后,张启山和齐铁嘴就被人俩儿子推了出来。

“走吧。”张启山伸手。
“好啊,走着,佛爷。”齐铁嘴扶着张启山提了提鞋跟,然后很顺手的握住了张启山的手。

他们就这样牵着手,汇入人群中。
是红尘中,一对在普通不过的一对人了。

----end----
小彩蛋

“老二,妹妹给我剥了个大粽子,里面还有蜜枣!”妹控的张家大哥喜极而泣。
“小妹也给我剥了。”同样妹控但很理智的齐家老二淡定的拿了点糖。

“有人说,吃了枣粽的人能高中。”
“所以,还有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要高考的你们加油哦。”来自自家小妹的祝福。
“……”

彩蛋二

陈文景默默的把端午带过的五彩线栓到了高处。
陈皮问她搞什么幺蛾子的时候自家姑娘一脸娇羞的道

“听说这样可以有好姻缘。”

陈皮“…………”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