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腿肉好好吃

写写东西,画画南北

小日常 叁 本章四副只有一句,但它是甜的。

四副的糖发的特别隐晦
一八的刀也发的极其隐晦

但我就只打四副了
原因大概就是没有原因吧。_(:з」∠)_

三     名字

张之昌在见到自己的小姐姐时,中华大地上已经战火纷飞,人们颠沛流离。

他的小姐姐,就站在硝烟中,冲自己微笑。
一如当年,就是添了些许的疲惫。

突然就想到了一件旧事。

自己和自家阿姐文景倆人岁数相仿,于是起名字和抓周都是在一块的。

只不过,本该由长辈取得名,却被是这位小姐姐代替了。

那年

陈皮和副官都换了新衣,一早起了带着孩子们去了正北路。
吃了长寿面后,张府的客厅大桌上铺上了红绒布。
自己和阿姐一个抓了枪,一个抓了刀。

齐八爷当年看了,掐指一算道
“这两个孩子,一个从庙堂一个往江湖去啊。”
“只是。”
齐八爷端看了自家阿姐的手相道
“丫头,来挑个名。”

说完,齐家的小姑娘不知从何处掏出两张红纸。

“今生的荣华富贵全在这一举了。”

小文景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果断的抽了张。

文景。
他家阿姐的名字。
文锦。
留下来的名字。

齐家的小姐姐,一下子脸色苍白的摊靠在轮椅上。
“这个局居然能破了,不愧是陈皮阿四的女儿。”

“文景,之昌。文治景昌,家国安泰。”
“打今天起,这就是你们的命格了。”

果然长大后自己入了军校,阿姐则挑起了运漕。
一同与和日寇周旋着。

也是那一年,自己远在千里外的战场,听闻长沙城破,佛爷和八爷身埋沙场,自己的双亲下落不明。

而小姐姐呢,在长沙城破的那天,端端正正的坐在齐家的堂口上道。

“九门提督,齐爷的堂口,是你们说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然后火光就然红了大半边天,火光里,小姐姐不动如山的摆弄着自己的镯子。

现在自己又看到了小姐姐。
她像常人一样行走着,颈上满却是烧伤。

“名字即为命格。”
“其实每个人的结局都是写好的,但我还是羡慕你爹爹。”
“因为他敢做,也能做我们不能做的事。”

“等日寇驱逐后,你就和文景回家吧,后面的事别掺和了。”

然后小姐姐就走了,此生再也未见。

齐福安,小姐姐的名字。
山河永镇,福顺平安。
山河破碎,也就没了这个人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尘满面,鬓如霜。

评论(8)

热度(17)